這些年一直在外地工作,因為距離遠,回家的次數就少了許多,所以每當過年一定會回家探望父母。

我總喜歡在回家時,爬上公寓頂樓,燃起菸想著未來。家附近的住戶不多,從頂樓往下看時,我發現了她。

一位不屬於這附近住戶的女孩子,嬌小纖瘦有著一頭長髮,一個人佇立在路旁。

面容遠的看不清,但那姿態應該是個美人吧!

 

那年、天氣很好,第二天是個微涼的早晨讓人很舒服,上了頂樓燃起菸,卻發現昨日那位女孩又在那兒,是等什麼人吧?

三根菸的時間,結束了這一日的早晨,下了樓回到房裡,打電話向朋友道恭喜,過年就是要快快樂樂的和所有人一起享受這氣氛。

這一晚我又上了頂樓,那位女孩還在,她一直都在這裡嗎?我心裡這麼想著。

 

第三日不知怎麼的起了個早,凌晨5點多天色微光,風中夾帶著濕冷的氣息,氣溫比起昨日下降了一些。

爬上了頂樓後第一件事卻不是點起菸,而是往下尋找那個身影,路旁空蕩蕩的無一人,我卻抱著很複雜的情緒下了樓。

 

往後兩年、每逢過年總會在頂樓看見這位女孩子,有時兩天有時三天,而我一直沒靠近看過這位女孩,連面容都是模模糊糊看不清,也記不起來。

今年是第四年,返家的路上不自覺想起了這位女孩,今年她還會出現嗎?如果出現了是不是該靠近看清楚她的面容?

思緒在下車時中斷,我想什麼都好,過年嘛就是該快快樂樂的過。

 

這一個年很冷,下著半大不小的陣雨,吃過團圓飯後,我一直待在頂樓,卻看不見期待中的身影,菸一根一根的點燃,看著月亮一點一點的消失,太陽終於露出了些微亮光,我看見那道身影出現在路的一端緩步向前,而雨不停、在她身上。

 

我、想看看她的樣子。

 

 

 

陽光下、她燦燦的笑著。

我張開的手掌觸摸在她的臉龐,拭去分不清的雨水或淚水:『對不起。』

一股暖流由指尖傳遞到我心裡,早已記不清的面容,在我模糊的雙眼裡清晰了起來。

 

 

lovey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